八方大唐承包王 > 八方大唐承包王 > 第679章 终于到了

第679章 终于到了

  翌日,兄弟三人都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床,李承乾和李愔精神抖擞,似乎从未有昨日那般痛快,反观李宽顶着一对熊猫眼,哈欠连连,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,丝毫没有一点精神,似乎走路都能睡着。

  “二哥,昨日没睡好?”李愔微笑着望向从房门中出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李宽。

  睡没睡好,你还不清楚吗?办事儿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声音那么大,谁能睡得好,李宽瞪了眼李愔,提醒道:“房事需要节制,年少不知精可贵,等你到了老大那个年纪,不能提枪上马时,你才知道后悔。”

  李承乾快步走到李宽身边,丝毫看不出他一直腿瘸了,那速度比寻常人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速度还快,压低声音道:“二弟,那东西挺补啊,你说为兄每日吃一根,如何?”

  “对啊,每日吃一根,小弟怎会像大哥一样,昨夜小弟可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连御十八女。”

  李宽自认为自己修身养性还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不错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但听到两人话,还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忍不住想要打两人一顿,呸,自己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兄弟,还一天一根,怎么不吃死你们。

  “想死就早点说,我让胡庆一人给你们一枪算了,你们以为那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大萝卜啊,还一天一根,吃不死你们。”李宽怒视着兄弟两,看着李承乾到:“到了蜀州,给你弄个食疗方子,肾虚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得慢慢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像似这种情况,半年吃一次差不多,吃多了没人能受得了。

  就像王远给沈光开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药方一样,虎鞭对你们而言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那药方,尤其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老六,你们要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只想爽快这两年,我也不拦着你们。”

  “真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?”李愔有些不太愿意相信,昨夜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爽快令他食髓知味。

  “不信,你可以试试,到时候可别怪二哥没提醒过你,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真到了那种地步,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二哥也没有办法,甚至可以说全天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人都没有办法。”

  说完,李宽就走了,两人在原地满脸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失望,对视一眼,连忙跟上了李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脚步。

  出来,就看见一群人在屋外直挺挺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跪着,见到李宽兄弟三人磕头谢恩,庄户们也不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傻子,虽说昨夜沈家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兄弟没说搬家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钱财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谁出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但大家都在一个庄子里,沈家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家底,大家都清楚,肯定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让大家搬家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。

  而且沈家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大小子也傻,随意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询问了几句,就被问了出来,原来钱财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当今楚王殿下出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所以大家也就聚到了沈家,听了沈老爷子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话,没敢说谢楚王殿下,只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说着谢过贵人。

  送走谢恩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庄户,李宽倒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没有怪罪沈光,问道:“怎么样,行李都收拾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差不多了吧,用过早饭差不多就能走了吧!”

  “昨夜已收拾妥当,随时可以启程。”

  李宽点点头,刚坐到了苏媚儿旁边,胡庆便端来了早饭,沈光也趁机教导起了儿子,让儿子多看多学,多听话什么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。

  其实这些东西,他在昨夜就已经好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交代过了,但两个儿子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智商令他有些担忧,时常提醒方能放心。

  其实沈光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运气还算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不错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他和沈悦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属于近亲结婚,生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儿子仅仅只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有一点痴傻,已经算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不错了,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真正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低能儿或者畸形儿,老两口估计想死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心都有了。

  现在这两个孩子,虽不令老两口满意,但胜在听话和孝顺,老两口让儿子干什么,儿子就干什么,绝对不带反对和顶嘴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。

  所以当李宽一行人出发之后,马车左右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几位护卫被兄弟两赶走了,骑着两匹驮着粮食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战马,守卫在车厢旁边,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停下来吃个饭,兄弟俩也直停停站在李宽和苏媚儿身后,哪怕闻着流口水也依旧一动不动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站着,像似两尊雕塑。

  很好,很不错,至少作为一个护卫来说,两兄弟做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很好,但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老子去方便,也跟着这就说不过去了。

  “从文啊,你先去吃午饭,不用跟着本王。”李宽心中有股负罪感和爽快感,后世人之中敢叫“从文”这两个字人真不多,毕竟沈老爷子可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一代大文豪,作为一个后世穿越到大唐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人,李宽确实感到自己有罪,但不得不说,真爽。

  “不行,俺爹说了,要保护好殿下。”

  李宽无奈一笑:“那你爹有没有说,让你一切听本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?”

  沈从文点点头。

  “那不就得了,你爹既然让你听本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那本王让你去吃饭,你怎么不去,难道这也叫听本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?”

  沈从文有些发晕,傻愣愣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看着李宽,似乎没能明白李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意思。

  “还有啊,你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名字改改,本王知道你父母给你取这个名字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为了想你能够从文,但说句实话,你将来想要从文恐怕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不太可能了,改名为从武怎样,当大将军,威风?”

  虽说感觉很爽快,但李宽觉得沈从文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名字还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该改一改,因为他其实挺喜欢沈老爷子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作品。

  沈从文不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不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想到了自己当上大将军后,威风凛凛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样子,咧嘴哈哈傻笑,随后又一脸苦涩道:“不行,俺爹不会让俺改名字,以前俺也觉得俺名字娘们唧唧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后来给爹说了,俺爹和俺娘还揍了俺一顿。”

  “你去问问你爹你娘,就说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本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意思,本王让你改从武这个名字,他们肯定会同意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。”

  沈从文点点头,走了没两步,又停下,“殿下,俺觉得铁蛋比从武好听,有气势,你觉得改成铁蛋咋样?”

  出门好几日了,对于自己爹娘对李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敬重,沈从文没有怀疑李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话,李宽说沈家夫妇会同意沈从文改名,他也认为会同意,所以趁机提出了自己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要求,真特么机智。

  “为什么觉得铁蛋这名字好听?”

  “原本庄子里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人大多都叫铁蛋啊,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不好听他们也不会叫铁蛋了,而且陈铁蛋还说,铁很硬,铁蛋就更硬了,没人能打败他,俺试过,用拳头打铁真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疼,真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很硬。

  不过,俺们小时候,俺总能打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他哭爹喊娘,俺觉着铁蛋不适合他,应该适合俺,也不知道他现在能不能打过俺了。”

  李宽服了,你咋不叫铁狗呢,狗还能咬人呢,狗不比蛋厉害啊!

  “叫什么铁蛋,就叫从武,或者叫崇武,去问问你爹,再废话,小心本王抽你,还不快去。”李宽实在憋不住了,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再说话,估计得尿裤裆了。

  沈从业跑走了,或者说沈崇武跑走了。

  原本沈光会给沈从文改为从武,毕竟老大叫沈从业,应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所谓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从字辈,倒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没有想到会用另一个崇武。

  剑州到蜀州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这一路上,李宽他们一行人倒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低调,没有多少人来打扰,但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耽搁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时间却不短,原因倒也简单,当初就说好了,会去楚王府麾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管事府上看看,既然来了剑南道自然得去看看。

  当然,这只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原因之一,毕竟楚王府在剑南道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大管事不算多,只有两三个,更多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时间还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因为李愔和李承乾。

  兄弟二人但凡听到山林虎啸,总会带着一部分护卫寻找一番,然后才启程,令李宽很后悔,找知道就不该让他们吃虎鞭,或许还能早一点到目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地。

  从剑州到蜀州,明明已经不算远了,但也整整用去了一个多月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时间,从长安出发时,还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寒风凛冽,到目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地已经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春风拂面,甚至感觉到有些酷热了。

  傍晚,夕阳西下,一座宏伟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宫殿前,李愔笑呵呵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作出了个请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手势,“大哥、二哥,请。”

  “终于到了。”

  李宽叹了口气,挽着苏媚儿进了蜀王府。

  :。:

看过《八方大唐承包王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