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方大唐承包王 > 八方大唐承包王 > 第562章 李世民膨胀了?

第562章 李世民膨胀了?

  改完了,并不算完,李渊不知出于何种打算,吩咐道:“李福,将族谱抄录一份,以宽儿一家为根基,另写一份族谱。”

  想到早些年,李宽就算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在大唐时,对族长一职亦不感兴趣,想到自己当初费尽心力立李宽为族长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为了让李宽将来有个自保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资本,想到李宽如今已不用所谓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族长身份以求自保,想到儿子李世民作为大唐皇帝理当担任皇室族长一职。

  李渊看着房玄龄吩咐道:“待李福抄录完,将族谱带回给世民。”

  此时,房玄龄傻乎乎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点着头,到底将李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吩咐听没听进去都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一个问题,实在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今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一切对房玄龄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冲击有些太大了。

  要知道李世民作为大唐皇帝,所有臣子皆理所当然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认定了李世民已经继任了皇族族长之位,却没想到此前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族长竟然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李宽。

  等他好不容回神了,李渊竟然又吩咐福伯另立一份族谱,族谱这种东西,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说另立就另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吗?

  李渊不知道房玄龄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怎么想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他只知道他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举动不仅伤了万贵妃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心,或许还会导致李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反感,所以另立一份族谱很重要。

  都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快要死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人了,对待感情尤为重视,总不能在没几年好活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时候,还让家人感到不快。

  誊写族谱其实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件挺简单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事,不过福伯却有些犯难了。

  李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意思,他懂,正因为懂,才在誊写完李虎、李昞这些老辈人物之后,不知该如何下笔,毕竟李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结发之妻乃太穆皇后,而名义上李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亲祖母却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万贵妃。

  作为李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贵妃,其本质亦不过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李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小妾罢了,在这个时代小妾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没资格被写在族谱之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可万贵妃却非寻常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小妾。

  “陛下,可否将贵妃娘娘亦写进族谱之中?”福伯放下了手中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毛笔,谨慎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问道。

  李渊点点头,自顾自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坐到了沙发上,端起了放在案几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茶杯。

  趁着福伯抄录族谱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时间,李渊再次开口道:“说说第二件事。”

  “房相,太上皇让您回话呢!”李景仁小声提醒着愣神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房玄龄。

  房玄龄告了声罪,开口道:“第二件事,便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陛下有意出征高句丽,让微臣与华国陛下商议购买火炮与火枪一事,且陛下言道,望太上皇与华国陛下能派兵相助。”

  其实李世民早在贞观十五年就有攻取高句丽之心,在贞观十五年李世民曾派遣职方郎中陈大德出使高丽,到贞观十五年八月,陈大德从高高句丽回来后,对李世民详谈过他在高句丽时看到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城邑情况。

  所以李世民当时便说高高句丽本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汉武帝所置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四郡,如果水陆并进,攻取高句丽不难,只不过因为山东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州县疲惫和大唐当时刚刚与吐蕃开战不久,遂作罢了。

  如今吐蕃称臣,去年大唐名将郭孝恪又率军击败西突厥咄陆可汗,四周小国接战战兢兢,大唐可谓安稳如山,而且就连老天爷似乎也眷顾着李世民这个儿子。

  在贞观十六年,高句丽东部大人泉盖苏文因为凶暴,经常做不法之事,高丽王武及其他大臣商议要宰了他,哪知被泉盖苏文得知了,此后泉盖苏文便将所部兵马集结起来,佯称要校阅,并设置酒宴,召集各大臣前来观看,趁机杀死大臣一百多人,并且入宫将王武杀死,立王弟之子藏为王,自己做莫离支,掌握国家军政大权。

  这给了李世民出征高句丽最合适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借口——作为宗主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大唐,出兵平定属国叛乱那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理所应当之事。

  不过,想到隋炀帝三征高句丽大败,导致民不聊生最终覆国,李世民出于谨慎,这才派了房玄龄前来借兵和购买火炮。

  听到房玄龄说完第二件事,李渊便怒了,怒道:“朕看二郎如今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膨胀了,高句丽岂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轻易能攻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当年隋炀帝三征高句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后果如何,难道世民已经忘了?

  现如今大唐刚攻取吐蕃不久,连吐蕃都尚未消化,就想着攻取高句丽?

  就连宽儿当年俘获百姓到华国亦用了两年多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时间,世民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谨慎之心连宽儿都不如,你们作为臣子难道就不知劝劝二郎?”

  房玄龄有苦说不出,作为一国宰相,他自然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劝说了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可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李世民一意孤行,并非他劝说就可以听进去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。

  房玄龄默默不言,李景仁则小声问着杜荷所谓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膨胀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什么意思?在听到杜荷说出自负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解释后,李景仁喃喃自语道:“没想到太上皇如今亦会说俏皮话,肯定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被二哥给带坏了。”

  因为李渊发怒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关系,大厅中安安静静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李景仁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喃喃自语清晰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传入到了每个人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耳中,倒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缓解了眼前沉默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气氛。

  自觉失言,李景仁讪笑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打着圆场道:“太上皇,其实陛下也算不得自负,说到底咱们大唐如今国力强盛,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再加上有二哥率领华国大军从水路进发,有火炮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支援,攻取高句丽并非难事。”

  “怎么着,小胖子你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赞同世民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决定了?”

  小胖子这个称呼,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么叫李景仁,让他感觉有些亲切。

  李景仁摇头笑道:“微臣亦不赞同陛下攻取高句丽,毕竟吐蕃还等着大唐按部就班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将其收于麾下,所需钱粮并不少,此时却非攻取高句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最好时机。”

  “那你小子怎么成副使了?”

  李景仁苦笑道:“太上皇,陛下有旨,侄孙作为臣子,总得听陛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吩咐不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?别说侄孙不赞同陛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决定,就连房相亦不赞同陛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决定,可咱们没有办法啊?这不侄孙便来求太上皇您劝劝陛下吗?

  况且侄孙如今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户部侍郎,这购买火炮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价格,侄孙也得和二哥攀攀交情,望二哥能降低些价格,却不知二哥竟然带兵出征了。”

  不知想到了什么,李景仁一拍脑袋,看着杜荷问道:“对了,二哥率兵出征何时才能回来?可有时间赶回长安参加我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婚事?”

  “别想了,你此次回长安就成亲,你二哥怕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没有一年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时间回不来,想要等到你二哥回来,除非你小子能忍到明年成亲。”话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问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杜荷,不过回答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却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李渊。

  “那哪儿成啊,这婚事乃陛下赐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都准备好了。”

  楼歪了,就得纠正过来。

  所以房玄龄适时插嘴道:“正如李侍郎所言,朝中不少臣子极力反对陛下对高句丽用兵,不过陛下固执己见,所为微臣此行前来希望太上皇能劝劝陛下。”

  李渊点头,算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应承下了房玄龄和李景仁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请求。

  在李渊看来,李世民确实膨胀。

  因为攻取了吐蕃,因为大唐有了火炮,在攻取吐蕃之时,并未像以往一般出现大规模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伤亡,所以这给了李世民一种错觉,认为攻取高句丽亦乃轻而易举之事,而李渊却认为高句丽并非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那么好攻取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。

  当年隋朝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情况,李渊知之甚详,虽说不及如今大唐这般富庶,但隋朝亦有不小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本钱,可最终还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覆灭了。

  世人都说隋朝覆灭乃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杨广昏庸无能所导致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可作为臣子且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亲戚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李渊,对杨广了解不少。

  且不论其他,单单说杨广在用兵一途上,李渊自认为自己比起杨广差远了,就算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自己儿子李世民,比起杨广来说或许都要差一些。

  要知道杨广在二十岁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便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领衔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统帅,此后更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屡立战功,可见杨广在用兵一途上有独到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见解,可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杨广举国之力三征高句丽亦大败而归,这才导致隋朝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覆灭,让他捡了大便宜,否则这天下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否会有大唐还两说摹景朔酱筇瞥邪酢控!

  诚然,大唐最终能攻占高句丽,在李渊看来恐怕亦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举动,这样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事并非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一国之君该做出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。

  事实上,李世民真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膨胀了吗?

  其实不然,就算李世民如同李渊认为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那般,在用兵一途上比杨广差一些,可作为百战而胜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帝王,就算差也差不到哪去,杨广当年会失败,不代表他李世民亦会失败。

  如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大唐远非当年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隋朝可比,再加上李世民认为有华国从水路出兵相助,有华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火炮作为助力,攻取高句丽确实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易如反掌之事。

  诚然没有华国大军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帮村,就单以历史上李世民在贞观十九年征伐高句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情况来看,李世民当年亦未败,充其量只能算作平手收场。

  而导致这样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结局,倒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因为李世民不太了解高句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气候,正值寒冬初春之际,气候转冷,草枯水冻,粮草不继,兵马难以久留,才只得下诏班师回朝。

  不过这也能从侧面看出一些问题,高句丽并非如同隋朝时期一般难以征伐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。

  更何况,这还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在没有李宽,没有华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情况下,若加上历史上尚未存在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李宽和华国,加上尚未在大唐贞观年间出现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火炮,加上有人能提点一下气候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问题。

  或许根本不用等到唐高宗时期,就在这贞观十七年时,李世民便取下高句丽亦并非没有可能。

  :。:

看过《八方大唐承包王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