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方大唐承包王 > 八方大唐承包王 > 第436章 战场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一群和尚

第436章 战场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一群和尚

  夜深人静了,李宽却睡不着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心中思虑万千。

  公事上,李宽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高兴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。

  刘仁轨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变化他看在眼里,当年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那场惨败让刘仁轨多几分铁血,少了几分仁慈,干司法需要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铁血,至少对于如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台湾来说,刘仁轨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铁血最适合不过。

  而台湾发展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情况,他也从往返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士卒口中听说,相当不错,比大唐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发展势头还猛,至少没有所谓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吃不饱饭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情况存在,百姓也算丰衣足食,下发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各项政令也得人心,俘获去台湾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土著没有闹出乱子,安安心心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当着自己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农户。

  当然,排外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情况依旧存在,毕竟语言不通,寻常百姓之间难以沟通,排外也属正常,但李宽相信这种情况持续不了多少年,因为他听说台湾各县创办了小学,大力推行拼音教学,推行他离开时制定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汉化教育。

  至少从士卒口中听到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台湾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情况,他挺满意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。

  至于家事上,李宽却高兴不起来。

  一走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三年半,再过不久他便打算回台湾了,他有些胆怯了,让一家人担忧了三年半,他害怕面对,这害怕面对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家人不仅有他自己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家人,还有战死士卒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家人,虽说楚王军战死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士卒不多,却也不少,这些人可都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跟随他从大唐来台湾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。

  情这个东西,李宽始终难以做到忘却。

  各种复杂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情绪,终归还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挡不住睡意来袭,李宽迷迷糊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睡着了,这一睡便睡到了日上三竿。

  正准备赖赖床,便有人敲响了房门。

  李宽有些无语,大年初一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也不让人睡个好觉。

  “进来。”

  “殿下,又有一群秃驴出现了。”胡庆有些急切,他在担心和尚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当初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僧兵。

  看来,当初僧兵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凶悍确实给士卒留下了很深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印象啊!

  李宽沉默了片刻,问道:“可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前来攻打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咱们大军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僧兵?”

  “微臣不知,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士卒们发现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据说摹景朔酱筇瞥邪酢壳群秃驴现在正在咱们当初大战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战场上,微臣担心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暹罗国派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探子,所以······”

  没等胡庆说完,李宽打断道:“昨夜不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除夕夜吗?为何士卒会发现僧兵出现在当初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战场之上?”

  刚刚问完,李宽就觉得自己很白痴,楚王军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士卒在中南半岛驻扎了一年多,不少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士卒在本地娶了妻子,有家室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人自然回家过除夕,发现和尚出现之后,然后跟随也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正常。

  更何况,楚王军中还有当地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土著。

  胡庆支支吾吾,明显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在给李宽留面子。

  李宽也懂,没过于纠结这个问题,再次问道:“前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秃驴有多少人?士卒可发现有大军赶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迹象?”

  “人不多,听说只有十几人,好像也没发现大军赶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迹象,只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说摹景朔酱筇瞥邪酢壳些秃驴很奇怪。”

  “怎么个奇怪法?”李宽顺嘴问了一句,没等胡庆回话,便吩咐道“吩咐薛仁贵召集陌刀队士卒和一百名火炮营士卒,带足弹药,明日一早赶赴那片死地,本王亲自去看看到底如何奇怪。”

  就在胡庆准备下去安排之时,李宽一拍脑门:“对了,让护龙卫从送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布帛之中找些材质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赶制一批口罩。”

  当初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战场距离他们现在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驻地也不过三个时辰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路程,这方圆百里之内都可以说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在楚王军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掌控之中,李宽不担心自己会被埋伏,所以他才有胆子去仔细查看,否则他才不会去冒这个险。

  而且他也确实好奇,这十几个僧兵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怎么悄无声息地进入那片战场,进那片战场到底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为了什么?

  要知道,当初李宽之所以让大军撤出那座大城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因为留在战场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尸体没人处理,臭气熏天。

  当然,也不仅仅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这一个原因,十多万尸体腐烂,尸水横流,疫病必然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会蔓延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所以李宽才放弃了那座大城。

  而李宽率领楚王军离开后,城中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百姓和附近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百姓也走了,那地方现在根本没人,荒无人烟,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一片阴气深深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死域。

  第三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一早,李宽让护龙卫给每人分发了一个口罩,带着戴口罩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众人出发了,在前去战场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路上,李宽不断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问着自己,这群秃驴去那片战场到底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为了什么呢?

  他始终也想不明白那战场有什么可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虽说过了快一年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时间,但那地方依旧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一个绝地啊!

  当李宽等人到达那片战场之时,正值午时,李宽没敢靠近,只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远远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看着,这一看让他明白了胡庆所说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这群秃驴很奇怪。

  只见十几个和尚正在搬运着骸骨,几座小山一样高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白骨堆看着就感觉渗人,却有一个和尚盘坐在骸骨堆前,虽隔得太远,看不真切,但李宽也知道那盘坐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和尚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在念经、超度亡魂。

  李宽服了,真服了。

  难怪佛教能在暹罗国独占鳌头,有这样一群不要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人传教,想不独占鳌头都不行,他们既然能对自己这般心狠,对待其他教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教徒还能好?

  这群狂热分子赢取了李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敬佩,他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真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敬佩,连鸟兽都不敢轻易进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绝地,这些人竟然还敢盘坐于地,念经超度。

  惹不起啊!

  李宽甚至不敢想象,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这群和尚在这片死地中没有死去,拖着病体离开了这片绝地会发生什么样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后果。

  走。

  必须要走。

  而且得尽快走,不能再留在这个地方了,谁特么知道这群疯子会不会明天或者后天从这片死地中走出来。

  李宽已经无心去计较关于这群疯子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任何问题,当即下令所有人上马狂奔,对于绝地中和尚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问话充耳不闻,因为他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耳畔现在只有风声。

  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他没有骑马狂奔,就会听见绝地中盘腿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和尚操着一口关中口音大喊:“贫僧望李施主能放下屠刀,返回长安。”

  可惜李宽没听到,他自然也不会去计较那么多,他现在要计较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大军何时能从驻地离开,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那群疯子发了疯前来驻地化个缘什么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这地方会成为一个鬼地方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。

  三个时辰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路程,李宽只用了一个时辰便跑完了全程。

  回到驻地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第一件事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洗了一个药水澡,同时也吩咐所有跟随去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士卒一起洗了药水澡,还让士卒拿着棍子将所有脱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衣物都拿去烧毁,可谓谨慎无比。

  李宽好歹也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学医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总能看出些门道,他们当时站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地方可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隔着那片死地好几百米,所站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地方有野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爪印和粪便,周围还有鸟在啼叫,其实就已经说明了许多问题,而李宽回营之后之所以吩咐士卒们洗药水澡,说到底他也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被那群疯子给吓着了,实际上完全没有这个必要。

  https:////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

看过《八方大唐承包王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