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方大唐承包王 > 八方大唐承包王 > 第402章 恐怖如斯

第402章 恐怖如斯

  李世民没看计划书,反而欣慰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看着李宽,发现李纲等人并没有要恭喜他有个好儿子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意思,长叹了一口气,这才拿起了李宽制定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计划书。

  这些借鉴于后世经济发展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办法对于大唐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发展来说,或许有些不适用,但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大部分计策可谓重比万金,才开了一个开头李世民便震惊了,他不敢想象这些计策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掌握在别人手中会导致什么样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结果。

  越看越心惊,越看越后悔,他分明看见了这些宣纸之中夹着一部分陈旧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宣纸,陈旧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宣纸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笔迹告诉他,这些良策在李宽很小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时候就已经写了出来。

  看了大部分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计策,李世民忍住了想要全部看完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欲望,叹道:“你小子···宽儿为何愿意将这些计策献给为父,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楚王府按照你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计划发展下去,将来你登上皇位亦轻而易举,就算你没那个心思,也有人推你登上皇位,为何·······”

  李世民说不下去了,李渊等人傻了,到底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怎样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计划让李世民说出这番话呢?李渊等人也顾不上陪着李宽喝茶了,纷纷走到了案几边拿起了桌面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宣纸,才开一个开头就大声叫道:“好·····陛下这条计策乃治国良策啊!”

  一群老头儿在耳边直叫好,李世民翻了翻白眼,朕难道不知道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治国良策,若非你们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宽儿师父,又没有权势,你们以为朕会让你们看啊!

  李宽突然发现李世民其实也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一个人,也有温情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时候,那为父二字和没有问出口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话,让他感触挺深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。

  不过,想到李世民一直防着他,瞬间便平静了下来,喝了一口茶,说:“为何献上对吧!除了之前说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理由,还有一个理由,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这些计划渐渐实行,陛下容不下我。”

  李世民一听此话,当即表态道:“你未免也太小看为父了,为父又岂会容不下你。”

  “陛下,您又何必自欺欺人呢?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如今陛下也开始在防备府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发展,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我真将这些计划施行,陛下又岂会容下我呢?”

  李世民心中一惊,装作若无其事道:“宽儿为何说为父防备楚王府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发展?”

  “难道不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吗?”李宽反问一句,笑了笑,解释说:“陛下一直在削弱皇室子弟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权势,但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祖父回长安之时,你却同意了让众位公主和王爷去闽州商谈合作,以陛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智慧不会不知道有钱便有权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道理吧!”

  “朕确实在削弱他们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权势不假,可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让他们经商不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在削弱权势吗?”

  “商人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地位确实低下,但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陛下别忘了,公主和王爷们本就不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商人,他们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地位可不低,一旦有钱,便可用钱财疏通关系,权势自然也就有了。而众位公主和王爷用钱财拉拢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关系网在陛下眼里根本不足虑,可轻易摧毁,说到底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为了防备草民而已。”

  李世民一惊,他没想到李宽竟然能看出其中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深意,赞赏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看了李宽一眼,笑道:“你说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这些为父可不认,当初众位兄弟姐妹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求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父皇并非为父。”

  李宽不在意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笑道:“此事已经过去一年多了,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,就说说最近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事,陛下责令草民将茶叶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产业交付皇家,难道陛下不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为了削弱我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钱财吗?据我所知,道兴王叔手持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一间酒楼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三成分利恐怕有两成在陛下手中吧!而且,任城王叔手中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五成水泥厂分利恐怕也有两成或三成到了陛下手中吧!长安城中兴起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名为“泰安”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产业也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皇室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产业吧!

  陛下拥有这些分利,还有生意不错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产业,却让我出资三万贯翻修皇宫,无非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为了看看我能拿出多少钱来,看看我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家财有多少而已,值不值得您继续打压下去。”

  “你这些消息都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从哪儿听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?”李世民有些生气,对李道宗兄弟很不满,竟然把这些消息告诉了李宽。

  “陛下别责怪道兴王叔和道宗王叔,他们并没有与我说过这些,毕竟一间酒楼和水泥厂都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我府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产业,一年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收益有多少没人比我更清楚,道兴王叔平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作为我也清楚。

  可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我却无意听说道兴王叔最近两年比往年节俭了许多,连一间酒楼也很少去,多年养成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习惯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不容易改变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能让道兴王叔变得节俭除非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收益减少了,然而我府上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收益增加了,道兴王叔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收益却减少了,这根本就不合理;除非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道兴王叔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三成分利便成了一成或者两成,能让道兴王叔心甘恰景朔酱筇瞥邪酢块愿拿出分利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人,除了陛下还能有谁?”

  这小子竟然恐怖如斯,从这些细微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地方就能猜到?

  李世民没隐瞒李宽,直言不讳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点点头道:“不错,道宗兄弟俩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分利都有两成在朕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手中,可你为何能猜到名为“泰安”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产业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皇室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产业?”

  确实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皇室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产业,当初从李道宗和李道兴手中收到了产业分利,李世民便发现了其中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利润有多大,所以他放下了身段,派内府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太监创办了名为“泰安”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产业。

  对李世民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作为,李宽并没有感到反感,他到了现在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地位能理解李世民做出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这些防备,毕竟李世民还年轻,也从没想过传位给他。

  李宽淡淡一笑:“泰安这两个字又岂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寻常人能用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国泰民安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期盼除了陛下还能会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谁呢?而且听小泗儿说泰安卖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东西做工很精细,长安城中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能工巧匠有多少我比陛下清楚,能供应长安所有勋贵和富商所用,除非将作监和宫里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工匠一同出力。”

  听完了李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分析,李世民喃喃自语道:“这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朕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儿子啊!”

  只不过,李世民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声音很小,坐着喝茶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李宽没听见,但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就在李世民身边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李渊和李纲等人却听见了,不由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点了点头,心里附和了一句——这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你儿子。

  发现自己周围越来越暗,李宽才发现蜡烛快要燃尽了,此时已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子时过半,换了一只新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蜡烛,给油灯加了些油,拨弄了两下灯芯,书房再次亮了起来。

  见李渊等人没有去睡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意思,见李世民低头沉思没有开口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意思,李宽说:“陛下,若无要事,我这就告辞了。”

  李世民没说话,只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挥了挥手。

  李宽直起腰,看了一眼李渊等人笑道:“祖父、两位师父,时辰不早了,你们早些歇息。”

  李渊像赶苍蝇似得驱赶着李宽:“走吧···走吧······祖父看完便去歇着。”

  讨了个没趣,李宽也不恼,抬腿便往书房外走,走了两步就听李世民说:“真要去夷洲吗?”

  话音有些颤抖,不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在自问还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在问李宽,让李宽顿了顿,没回话也没转身,只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点了点头,然后走出了书房。

  一出书房见怀恩在门前守着,李宽拍了拍怀恩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肩头,让怀恩去休息,独自在庭院中站了一会儿,李世民今日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变化对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触动还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有些大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。

  “殿下。”

  “哎哟喂,妈呀!”李宽不停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拍着自己胸口,仔细看了看庭院中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人影,气恼道:“原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连福啊,知不知道人吓人,吓死人啊!话说摹景朔酱筇瞥邪酢裤不在书房门前守着,在院子里做什么?”

  “太上皇不让老奴靠近书房,所以老奴只好在庭院中守着了。”连福很委屈,他原本和怀恩一起守在书房外,结果李渊一来,他被赶走了,怀恩却能守在书房外,要知道他可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伺候了两代帝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人啊,掌管无数太监和宫女生死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大总管啊!地位却比不上怀恩。

  “去书房守着吧!祖父他们还不知道得看到什么时候,若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饿了你也好准备些吃食,我去睡了。”经连福打搅,李宽没了兴致,晃晃悠悠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走了。

  连福走到书房,还没敲门便听到一句让他震惊不已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话——父皇,您觉得儿臣让宽儿回儿臣名下名下如何,宽儿会答应吗?

  这句话由不得连福不震惊,自古过继哪有收回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道理,更何况这件事还发生在皇室之中。

  连福暗道,看来楚王殿下一直深受陛下宠爱啊!

  听房间中没有说话声,连福敲响了房门。

  “谁?”

  连福推开书房门,恭恭敬敬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行礼道:“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老奴,楚王殿下说陛下、太上皇、李师、徐师不知要看到什么时辰,让老奴来伺候,准备些吃食。”

  见来人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连福,李世民摆了摆手,让连福关上房门后,直勾勾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盯着李渊。

  李渊放下手中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计划书,怔怔出神,良久之后,叹了一口气:“二郎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想法,为父能猜到几分;不过,这不可能。

  见李世民要说话,李渊打断道:“并非为父要阻止,为父也可以劝说贵妃,但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宽儿不会愿意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,你认为他会弃他祖母而去吗?”

  想到李宽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性格,李世民长叹了一口气,放弃了这个话题,继续看着李宽写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计划书。

  看到最后,突然一愣,无奈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笑道:“这就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那小子所谓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报答吗?记仇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性子还真是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没变啊!”

  :。:

看过《八方大唐承包王》的【八方大唐承包王】书友还喜欢